阿卡希

希望能够到达想要的终点。

【帕金】PTSD(2)

上篇(点击即可)

人贩子帕(16)x贫穷人金(8)

睡前想到的

暑假作业还没写完,这是这个月最后的了,高三党伤不起,大家救救孩子。


在帕洛斯离开之后,金一直在发呆,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维持一个动作已经很久了,等到反应过来时,他才发现天已经黑了,身体也因没有动弹而有点僵硬。

屋外早已一片漆黑,如泼了一大盆墨,将原来火红的天染了个乌黑。时不时还传来猫头鹰的像鬼魂一样阴森凄凉的声音,那两只瞪圆的眼睛在寻找着夜晚中粗心的猎物。屋内只有旁边轻轻摇曳的灯火放着昏黄的的光,烛泪缓慢的向下流着。

金有点害怕,他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即便这张床十分的柔软,被子也十分的温暖,一切都被安排的恰到好处的舒适。

他想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去打扰一下帕洛斯。

他提着灯,抱着对他来说有点大的枕头,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帕洛斯的门口,至于他为什么知道这个帕洛斯的房间,是因为只有这间屋子里的门口还有些许微光。

“扣扣。”门口传来了细小的敲门声。

“金,怎么啦?”帕洛斯很快地开了门,亲切地对金问道。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恩……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没想到帕洛斯会这么快的开门,金小小的吓了一跳,又对接下来的要求感到很不好意思。

明明帕洛斯先生这么温柔我却……金忍不住红了脸。

“没事,你说吧,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帕洛斯眉眼弯弯,模糊了锐利的五官,显得温和许多。

“我……有点害怕一个人睡觉,所以……可不可以……”金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

最后都快到比蚊子声还要小的时候,帕洛斯答应了。

“好啊,没问题,我还是那句话,不用跟我客气,更何况你身体还没好,我也刚好可以照顾你呢,”帕洛斯拍了拍金的肩。

“啊,好的…谢谢你,帕洛斯……”金点了点头,心想等他好了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帕洛斯。

“你睡这里吧。”帕洛斯把枕头往边上挪了挪,拍了拍身边的空位说。

“恩。”金点了点头,轻轻地放下枕头,上床后侧身躺在床边上,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不用这么拘束,你可以过来点,你是病人,明早摔到地上可不好啊。我睡觉还算比较规矩,不会压到你,放心吧,虽然我这个刚认识你的人没什么资格说这句话啦。”帕洛斯有点自嘲地笑了笑,眼帘低垂。

看到这个样子的帕洛斯,金有点难受,他明明是想帮助恩人,却反倒让恩人难过了。

他看向帕洛斯,鼓起勇气说到:“不是这样的,帕洛斯,我很感谢你救了我,所以我会赶紧好的。”然后把身子往床中央移了移,是一个不会太近,但也足以让帕洛斯进入他的安全距离,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帕洛斯安心。

不知道是不是帕洛斯在身边的原因,金焦躁了一天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毕竟还小,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但是梦中似乎并不是特别安全,金不由自主地向着帕洛斯的方向蜷起身子,摆出一个似乎要抓住什么的姿势,眉头也微微皱起。

帕洛斯倚在床头,看着那张巴掌大的带这些婴儿肥的脸,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很软。

又抚了抚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和淡色的眉毛,也很软。

真好啊,小孩子单纯的样子。

帕洛斯眼神暗了暗,把那抹混杂着复杂情感的黑暗压下去,提起桌边的油灯,轻轻一吹。

“晚安。”帕洛斯轻轻牵住那双手,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自然,也没有看见那握住手后逐渐舒缓的眉头。

房间重归黑暗。


【帕金】PTSD(2)

上篇http://drrr6492.lofter.com/post/1d50dbcc_12b8f763

人贩子帕(16)x贫穷人金(8)

睡前想到的

ooc请注意

暑假作业还没写完这是这个月最后的了,大家救救孩子。


在帕洛斯离开之后,金一直在发呆,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维持一个动作已经很久了,等到反应过来时,他才发现天已经黑了,身体也因没有动弹而有点僵硬。

屋外早已一片漆黑,如泼了一大盆墨,将原来火红的天染了个乌黑。时不时还传来猫头鹰的像鬼魂一样阴森凄凉的声音,那两只瞪圆的眼睛在寻找着夜晚中粗心的猎物。屋内只有旁边轻轻摇曳的灯火放着昏黄的的光,烛泪缓慢的向下流着。

金有点害怕,他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即便这张床十分的柔软,被子也十分的温暖,一切都被安排的恰到好处的舒适。

他想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去打扰一下帕洛斯。

他提着灯,抱着对他来说有点大的枕头,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帕洛斯的门口,至于他为什么知道这个帕洛斯的房间,是因为只有这间屋子里的门口还有些许微光。

“扣扣。”门口传来了细小的敲门声。

“金,怎么啦?”帕洛斯很快地开了门,亲切地对金问道。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恩……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没想到帕洛斯会这么快的开门,金小小的吓了一跳,又对接下来的要求感到很不好意思。

明明帕洛斯先生这么温柔我却……金忍不住红了脸。

“没事,你说吧,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帕洛斯眉眼弯弯,模糊了锐利的五官,显得温和许多。

“我……有点害怕一个人睡觉,所以……可不可以……”金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

最后都快到比蚊子声还要小的时候,帕洛斯答应了。

“好啊,没问题,我还是那句话,不用跟我客气,更何况你身体还没好,我也刚好可以照顾你呢,”帕洛斯拍了拍金的肩。

“啊,好的…谢谢你,帕洛斯……”金点了点头,心想等他好了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帕洛斯。

“你睡这里吧。”帕洛斯把枕头往边上挪了挪,拍了拍身边的空位说。

“恩。”金点了点头,轻轻地放下枕头,上床后侧身躺在床边上,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不用这么拘束,你可以过来点,你是病人,明早摔到地上可不好啊。我睡觉还算比较规矩,不会压到你,放心吧,虽然我这个刚认识你的人没什么资格说这句话啦。”帕洛斯有点自嘲地笑了笑,眼帘低垂。

看到这个样子的帕洛斯,金有点难受,他明明是想帮助恩人,却反倒让恩人难过了。

他看向帕洛斯,鼓起勇气说到:“不是这样的,帕洛斯,我很感谢你救了我,所以我会赶紧好的。”然后把身子往床中央移了移,是一个不会太近,但也足以让帕洛斯进入他的安全距离,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帕洛斯安心。

不知道是不是帕洛斯在身边的原因,金焦躁了一天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毕竟还小,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但是梦中似乎并不是特别安全,金不由自主地向着帕洛斯的方向蜷起身子,摆出一个似乎要抓住什么的姿势,眉头也微微皱起。

帕洛斯倚在床头,看着那张巴掌大的带这些婴儿肥的脸,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很软。

又抚了抚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和淡色的眉毛,也很软。

真好啊,小孩子单纯的样子。

帕洛斯眼神暗了暗,把那抹混杂着复杂情感的黑暗压下去,提起桌边的油灯,轻轻一吹。

“晚安。”帕洛斯轻轻牵住那双手,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自然,也没有看见那握住手后逐渐舒缓的眉头。

房间重归黑暗。

【帕金】PTSD(1)

因为实在太想写了,所以就写了。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脑洞

人贩子帕(16)x贫穷人金(8)

 

 

 

“呜呜呜。。。”啜泣声从废墟里面传来,声音小小的,带着专属于儿童的稚嫩。

呈三角形状的覆盖住路面的两大块凹凸不平的石板被人掀开,露出蜷缩在小小空间里的孩子。

他大约才五六岁,紧闭的双眼旁有干透的泪痕。衣服破破烂烂,身上还有不少乱石子划破的伤口,与白皙的皮肤一称,显得更加狰狞。

他大概已经在里面呆了有一两天了,旁边有食物残渣和空掉的水杯,这大概是他能活下来的原因。

似乎是因为哭累了,小孩深深地进入睡眠。可他的眉头依旧皱起,嘴里也在不住咕噜着哭泣声。

那个搬开石板的人一头银白色的扫把头被黄绿色发带撸到脑后,在看到小孩后,精致的眉眼里闪着愉悦的光。

“找到好东西了~”他笑着,并不嫌脏,直接弯腰抱起躺在瓦砾中的小孩,径直向现场外围走去。

这里只是一场小地震,地方又那么偏僻贫穷,等消息传出去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没人会知道有这么一个小孩消失,毕竟地震中总会有人找不到,就算有,也可以说是远房亲戚,因而这个时候可谓是人贩子最活跃的时候。

未成年的孩子是他们最喜欢下手的,也最值钱的东西。

男人走回到了他的家,一个破旧的小木屋,但家具等都很齐全。

并且不仅是地上铺上了软乎乎的印着奇特花纹的毯子,电视机上,沙发上也铺着,整个房子都充斥着温馨的感觉。

如果单看房子,人们都会觉得这个屋子的主人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

男人把小孩带入浴室,脱下他破烂的衣服,露出孩童瘦削的小身体,怜惜地用手轻轻拂过那些伤口。

这可不行,这么可爱的孩子身上留疤可是会大减价的。

不过还好,都不是什么很深的伤口,他自己一人也能处理的来。说来这小孩也是幸运,在一场地震中都能没什么致命伤。

用碘伏细细清理了下伤口,又用沾了水的毛巾擦了擦附近脏污的皮肤。处理好后,套上他平日里不怎么穿的T恤衫,至于内裤...他还真没办法。

怕这孩子突然醒来发现在陌生的地方而逃走,还是先守在这吧。

把小孩抱入他平常不怎么用的房间,放在床上,展开被子铺在他肚子上,小心翼翼地把男孩的手从被子里拿出来,却猛然被抓住。

“别走...不要...姐姐..”小孩眉头皱的更紧了,含糊不清的呓语带着些哭腔。

火热的温度从手臂上传来,烫的他感到一阵的不自在。

记忆里突然出现一只温暖的手,他厌恶地闭紧了眼睛,甩了甩脑袋丢走那些令人不快的回忆,又恢复了一直噙着微笑的模样。

他干脆坐在一边,用手轻抚那只有他手掌一半大的手,“别怕...”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通过喉结的上下从喉咙流出,给了沉睡中的孩子莫大的安慰,手劲也放小了些。

他趁机轻轻把手挣脱出来,打算下去给他做点白粥喝,走时顺便带上了门。

谁知刚走了没多久,小孩就醒了过来。

“唔...”小孩缓缓睁开那双美丽的蓝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

这是哪?我记得好像我要找一个很重要的人,那个人是谁来着?

脑子里出现了依稀一个模糊的身影,刚想要细想时,脑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因为疼痛,他身上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薄汗。

好难受,好想回家,家在哪?我有家吗?

呜。

豆大的泪珠从眼睛里掉落,喉咙里好像哽住了,一股一股涌上来的情感被堵住,卡在那儿,但他也说不明白是什么样的感觉,就是很难受,想要呕吐却呕不出来的感觉。

“吱呀”白米的香气传了进来,正在哭的孩子才感到腹中的饥饿感正在肆虐叫嚣着要吃饭。

蒙上一层水雾的眼睛好似盖上一层轻纱的蓝宝石,隐隐约约的透出美丽的光芒。

“醒了?别怕,我不是什么坏人,只是看到你晕倒了就忍不住救你回来,之后等你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就送你回家吧?”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个略显憨厚的笑容,却与他的气质并不相符,不过对于现在处在慌乱中的男孩是最致命的解药。

男孩摇了摇头,“谢谢你,不过我...没有家...”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垂越低,两只小手紧紧攥着被子,脸上透着难过的神色。

“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作为补偿,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先和我住。哦对了,我叫帕洛斯。”帕洛斯把刚煮好的白粥放在桌上,亲切地跟男孩说。

“啊,那怎么好意思....之前...有人跟我说过,不要轻易麻烦别人。我叫金,金色的金。”金表露出与他年纪不太相符的成熟,“有人”二字被含糊过去,估计是不太想提起。

“不用和我客气,我这人啊,就是有爱帮助人的毛病,你如果拒绝了我,我反而会难过呢。”帕洛斯走过来,把手掌覆在他的头顶,轻轻搓揉了下。

“唔...”金苦恼地咬着拇指,他不想麻烦别人,但更不想让别人难过。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决定还是答应眼前这个人,“那好吧,请问可以让我工作来补偿吗?”

“恩,好哦,不过等你养好伤之后吧。首先,我们得先吃饭。”他端起那碗白粥,笑眯眯地说。

“啊,我自己来就好了。”金伸出小小的胳膊,努力地想要够到。

“伤员就应该被照顾,你太客气了,再这样子我会生气的。”帕洛斯故意板起面孔,故作恐吓地说道。

“好吧,那麻烦你了。”之后给他多做些工作来补偿吧!金暗暗想着。

帕洛斯轻轻吹着勺子上的白粥,递到金的嘴边,金也顺从的张开嘴,很顺畅的吞了下去。

一小碗粥下去,空虚已久的腹部得到了安慰,身体也涌上了一点力气,不像之前那么虚弱。

“睡吧,恩?”帕洛斯歪了歪头,扫把头也随之晃了晃。

“恩..先不了,我有点睡不着。”金扯开一个勉强的笑容,心里一直不停地涌出愧疚感和对睡梦恐惧感。他不敢回想,一回想,一思考就会忍不住干呕。

“如果有什么困扰的话一定要找我哦,我会一直在的!恩,那我先去收拾了。”帕洛斯紧紧地握住金的手,眼睛里满是真挚的光芒。

“恩,谢谢你。”手上传来令人安心的热度,这样很好。

关上门,帕洛斯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

啊,这样的孩子真好。

他轻笑两声,转身下楼清洗碗筷了。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儿童的创伤性再体验症状可表现为梦魇,反复再扮演创伤性事件,玩与创伤有关的主题游戏,面临相关的提示时情绪激动或悲伤等;回避症状在儿童身上常表现为分离性焦虑、黏人、不愿意离开父母;高度警觉症状在儿童身上常表现为过度的惊跳反应、高度的警惕、注意障碍、易激惹或暴怒、难以入睡等。而且不同年龄段的儿童其PTSD的表现也可能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