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

高三苦逼孩子,随缘更新。
啾啾孩子,大家可以多多给我发私信的,这里一点都不高冷呜呜呜。

【雷卡金】笼子外的你(上)

ooc注意

标题取名废

设定卡米尔和金刚相见时是十二岁,雷狮十五岁

别看开头看起来很虐,其实后期超级甜,毕竟我是亲妈!

金是虎人。

除了比普通人多了对虎耳和尾巴,力气大一点,也灵活一些之外,与常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的存在,就像狮子和老虎杂交出来的狮虎兽一样,适用于观赏的。

是的,观赏。

是为了满足上流社会的特殊癖好,而生产出来的一个东西。

金的出生,是在一个地形位置十分偏僻的研究所里。与破旧的外表不同,这里的装置格外的先进和完备。里面用来实验的男男女女大多处在青葱年华,且身体健全,老虎也同样如此。他们分别被分配到不同的隔间里,注上带有催情要素的药剂,就开始了不停地进行实验,直到不能用为止。

但生殖隔离是阻碍该实验进行的最大障碍,哪怕研究所不间断地努力了那么多年,最终成功了的也只有两只。

一只叫金,一只叫秋。

他们两个从出生开始便无法接触到外面,一直被关在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纯白房间里,理由是怕外界的干扰会导致他们两个突然变异。

但秋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或多或少的懂了一些外面的事情,但她并不想让自己的弟弟受到那些肮脏的污染,因而每次和金都只讲之前偶然间听到的一些童话故事,偶尔也会为金避重就轻地讲讲外面的世界。

在金眼里,秋是他最喜爱的姐姐,不仅是秋有很多有趣的故事,而且这里除了秋,进来的都是一些被称作“人类”的全身白的生物,金觉得他们很可怕,所以更喜欢和姐姐待在一起。

但是某一天,秋被带走了。

临走之前,秋让金不要担心,她只是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一时半会回不来,不过总会回来的,就是时间可能会有点长,要好好吃饭,这样才不会让她担心之类的,金也答应了,并且给了秋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年过去了,金乖乖地听着话。

两年过去了,金很想姐姐。

三年过去了,金刚想溜出去找姐姐的时候,那群奇怪的人从门口涌进来,锢住了他的手脚,把他放进一个纯白色,有着精致纹路的笼子里,里面还铺上了上等的天灵鸟的羽毛,十分的柔软。不知道是不是羽毛上有催眠剂的缘故,金不一会儿就忍不住睡着了。

金是被噪声吵醒的,周围亮的惊人,一时间他还睁不开眼,等到他适应后,才惊奇的发现这里是他从未见过的地方。

四周的光线十分昏暗,只有他在的位置才有灯光,并且和他长的相似的但是没有耳朵和尾巴的同类个个围成半弧状,坐在一个不知名的东西上,手上还拿着什么。

金在见到人生第二个场景的兴奋之余还有点不知所措。这里很陌生,并且蕴藏着危险。这个金对这个地方的第一感觉。

其中一个膀大腰圆的人在看到金醒后澄澈的蓝眼睛时,便毫不犹豫的选择加价,举起手中的东西,喊到:“我出五千万金币,那个虎人我要定了!”

虎人,是在说我吗?可是为什么那个人说我是他的呢?金疑惑地想着。

另一边又有人举起,“六千万金币!”

“七千万!”

价格不断地抬升,逐渐到了一个不能轻易加价的价钱。

“一亿五千万一次!”

“一亿五千万两次!”

看台上的雷王星区,一个黑发男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正在被拍买的压轴商品,想到正好卡米尔还缺一个玩具,想必这种新奇的东西能让他开心。至于值不值得嘛,总归是不亏的。

这么想着,他举起了牌子,“两亿金币。”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价钱已经能让很多的竞拍者光着屁股蛋回家了,为了这么一个观赏用的东西真的不太值。

同时在场的各位也个个都是人精,明白现在和雷王星竞标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他们盯上的对象,没人愿做第一个挡枪口的,于是热闹的竞争场面蓦然安静了下来。

“两亿金币一次!”

“两亿金币两次!”

“两亿金币三次!”

“成交!那么这件商品就属于雷王星了。本次拍卖会到此结束,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和厚爱。”主持人简洁精练地结束了拍卖后,负责人派手下的人去把各个商品一一交给买方们,并且特意嘱咐了记得给虎人打镇定剂加催眠剂,以防在他们这儿暴起,至于之后,就不是他们要管的事情了。

雷狮收到商品时表示很满意。

这个虎人很乖,可以很好的被卡米尔玩,希望耐久性也能强一点,要不然就不好再买到了,毕竟虎人可是很少见的。

“咕噜咕噜”,颠簸了很久的马车之行后,雷狮没有停留地直接去往卡米尔住的地方,准备给他一个惊喜。

卡米尔是私生子,如果不是有他罩着,估计在很小的时候就早被折腾死了。

至于帮卡米尔的理由,那种东西都不太重要,他也懒得去想了,而且这也没什么不好的,他的弟弟很优秀,也很听话。并且在这个作呕的地方,卡米尔是唯一能带给他点温暖的人。

“卡米尔,我给你带回来了一个有趣的东西。”雷狮挥了挥手,示意仆人把虎人给拿上来。

“谢谢大哥。”卡米尔在见到雷狮后,一直都很平静的眸子翻起了点波澜。

对他来说,大哥是他唯一的大哥,也是唯一的救赎,是黑暗里唯一的一束光,哪怕再微弱,也成为了唯一他的救命稻草,他愿意为了大哥做任何事,包括死亡,因为他的命属于雷狮,从小时候相遇的开始就是了。

当卡米尔看到那个纯净的人的时候,一丝遗憾在脑内瞬息而过。这样干净的人出现在这真的是太可惜了,但他现在处境尴尬,同情心早就被周遭的恶意吞噬得干干净净,自然不会有什么救他的想法,那唯一一点的可惜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还挺不错的吧,据拍卖会的人说很干净,并且挺温顺的,对你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很适合你。好了,那么他就交给你了,随便怎么处置都行,我先去忙了。”雷狮交代完后,丢给卡米尔一个精致的小钥匙,便转身走出了房门。

“大哥再见。”卡米尔一直看着雷狮离开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才缓缓收回视线。

等雷狮走后,卡米尔没有再去看金,而是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本书读着。

时间悄悄地流逝着,屋内静得只剩时钟滴滴答答走着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小小的呻吟从笼内传来,在静谧的环境中格外的突兀。

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惊讶地发现这里和之前的地方又不太一样了。

环望一圈,发现有人在一个东西上坐着,金开心极了,他一定很好说话吧,因为我们是同类呀。

“那个,请问,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呀?”金还不太适应和除了姐姐以外的人讲话,因而说出来有点像刚学会说话的婴儿,口腔不太协调,咬字也很用力。

软软糯糯的声音从笼子内传来,卡米尔虽然继续看着书,但还是为他解释了一下。

“你是大哥买回来给我的玩具,这里是我的房间。”

金在得意于自己判断没错之余,觉得他嘴里说出来的每个字都能明白,但就是理解不了整句话的意思。

玩具?那是什么。而且我不是那个人的,我就是我自己的不是吗?

“恩,虽然,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但,你叫什么呀,我叫,金,金色的金,”金选择性忽略掉那些难懂的问题,继续向这个善良的人提出疑问。

卡米尔翻了一页书,回答道:“卡米尔。”

金看到卡米尔正在专注地在做自己的事情,想到自己也很讨厌在吃饭的时候被别人打扰,于是只好放弃继续询问的打算,可又没什么事可做,只好抱着双腿,靠着笼子发呆。

“铛!”“铛!”“铛!”时钟重重地响了三下。

卡米尔抬头看了眼钟,合上书本,用钥匙打开笼子,对金说:“开饭了。”

不一会儿,十几个仆人涌进房间,在中间长长的桌子上摆放上各类美味佳肴,香味浓郁,让金差点流下口水。

金想,那个白色东西以前只给他吃放在管子里的毫无味道的东西,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子又香又好看的的东西呢。

金期待地看向卡米尔,希望这个好心人能给他一点好吃的。

卡米尔看到那双蓝色的大眼睛水漉漉的,又十分的澄澈干净,一眼望去,很容易能看见眼底毫不掩饰的亲近和信任,不仅又涌起一股可惜的感觉。

不对,他怎么会对这个虎人产生如此频繁这样的感觉。

卡米尔猛地一震,多年来养成的敏锐直觉让他明白金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变数,至于是好是坏,则还需要长时间的检验。

总之,还是多注意一下比较好,如果是有人派来通过他来接近大哥的话,那么...卡米尔眼神暗了暗,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你的饭是这个。”卡米尔端来一盘和金在实验室一模一样的东西。

金看到后不由得皱起脸来,尝试争取一下吃美味东西的机会,“那个,卡米尔,为什么,我不能吃那些啊?”

“那些人说不能给你吃我们的东西。”

“就,就一口,好吗,拜托你了。”金很难受,虎耳也委屈巴巴地耷拉下来,美食就在眼前不能吃对他来说是最大的痛苦。

“不行。就算可以,也要之后看你的表现。”卡米尔依旧拒绝了金的请求,但不知道是不是看到金难受的样子激起了他尘封多年的一点善良,让他把到嘴边的拒绝改成了有条件限制的。

“好!”金的眼睛顿时亮的惊人,虎耳也兴奋地抖了抖,虎尾也一直摇来摇去,整个人好像蒙上了一层的光辉。

这种天然形成的美让见识过各类美人的卡米尔也情不自禁地呼吸一窒。

有点不妙...卡米尔把脸往围巾里埋了埋,长长的睫毛颤了颤。

“吃饭吧。”卡米尔不再看金,优雅地拿起刀叉吃了起来。

哪怕是私生子,这些礼仪还是懂得的。卡米尔内心嘲讽的想着。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看了眼金。看到他笨拙地把东西用手扒拉进食物时,觉得还挺有趣的,于是擦了擦嘴,招手让仆人给了一副刀叉和餐巾纸,走到了他的旁边。

“我教你。”连卡米尔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此细致地为金擦手,为什么要教他使用餐具,可能是被这里的恶臭熏了太久,很久没有这样子,能如甜点的香甜相媲美的东西了吧,而且,大哥亲自给他的玩具,自然是要好好珍惜的。

“首先,用食指按住刀叉柄,先用叉子把食物按住,然后用刀切成小块,再用叉送入嘴内……”卡米尔第一次说这么多话,他仔细地,手把手教金如何使用刀叉,眼里溢出了一点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恩..”金别扭地学着,但因为是卡米尔教的,所以他难得很有耐心的学这些很复杂的东西,卡米尔是他见到第三个,很好的人,所以要珍惜,像对姐姐那样。

想到姐姐,金不自觉地沮丧起来。卡米尔感受到了身边人的失落,问道:“怎么了。”

“恩...没事..嘿嘿..我们继续吧!”金觉得不能太麻烦卡米尔,姐姐他会想办法找到的,总有一天会见到的,因为姐姐答应过他!

卡米尔没继续追问下去,只是默默记在了心里,说不定哪天就有相关的消息,可以告诉他。

吃过饭,金又有点迷糊了。他每次吃完饭都会这样,而且一天醒着的时间很少,大多都在睡觉,他也问过姐姐,但姐姐只说他太爱睡觉了,没有什么毛病,他也就没往心里去了。

“卡米尔,抱歉哦,我有点困了,谢谢你,教我这么多东西。”说的话多了,金也渐渐把卡米尔列入自己人的行列,说话也利索了不少。

金揉了揉半眯着的眼睛,昏昏沉沉地想往笼子里走,卡米尔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住想让金睡在自己床上的冲动。在金进去之后,还是用钥匙把门给锁上。

今天已经破了太多原则了,不能再继续了,要不然真的会失控,这只是玩具,玩具罢了...

卡米尔走向沙发,翻开还没读完的书,却怎么也读不下去了。

他皱了皱眉,决定去做些其他事情,却发现无事可做,就连平时最爱的饭后甜点也食之无味。

很不妙。

卡米尔走向浴室,打开喷头,冷水毫不留情地喷洒在他身上。他试图在冷水中理顺自己的思绪,却发现越理越乱。

卡米尔换上睡衣,躺在床上,与往常不一样,莫名的有些孤独。

我是疯了吧。卡米尔嘲笑自己。

哪怕只有一点光都能让自己奋不顾身的飞蛾扑火么,未免也太卑微了吧?

总之,再看看吧,如果对大哥有威胁的话,还是,需要毫不留情的去除。卡米尔安下心来,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