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

高三苦逼孩子,随缘更新。
啾啾孩子,大家可以多多给我发私信的,这里一点都不高冷呜呜呜。

【安金】假如安迷修先遇上了金

ooc属于我

有私设

这是一个假如安迷修先遇上了金的故事。

两个天使写起来都不自觉地姨母笑。


 

 

 

 

是什么时候,目光开始不自觉地追随着那位的呢?

 

安迷修呆呆地想着。

 

他是一名骑士,自小便坚信师父所传授的骑士道精神,礼待他人,匡扶正义,而他也一直坚持至今。即便在这荒谬的大赛中,他也也毫不例外地去保护那些需要被救的人。但他心里也很明白,就算这一次成功救下了,下一次就不一定了,因为人命在这里根本不值钱。不过他早已不会被这些迷惘绊住救人的脚步,现在他的原则是能救多少便是多少。若是看到,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而那个男孩,就是在那时意外救下的。

 

那是一个安静的午后,预赛还有两周就要结束了,安迷修依旧在四处寻找着需要帮助的人。如无意外,参赛者们并不会随意发生碰撞,毕竟这是一个拿命来当做筹码的比赛,更何况现在还如此安静,他们可不想辛苦那么久,熬了那么久还被黄雀衔走胜利的果实。只要他们内心里还怀揣着希望与梦想,便不会如此鲁莽。

 

但那个男孩是个例外。

 

“矢量冲击!”一声略显稚嫩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

 

“呜哇!”不久,闷哼声与撞地声也随之而来。

 

安迷修救人雷达发动,由于离得不太远,他很快就赶到了传来声音的地方。

 

只见一个金发男孩狼狈地跪趴在地上,好像失去了意识,干净的连帽衫也染上了些黑灰,不过惊奇的是,那顶帽子并未落在地上,反而稳稳当当地呆在男孩头上。在男孩身后的是两大一小的幻影龙蜥,最大的那一只不住地喷着气,嘴里还发出威胁的声音。

 

看来是他招惹上了这一家人吧,安迷修想着。不过这个男孩好像不久前才刚刚到这场大赛,打不过也是正常,一次惹上三只幻影龙蜥也可能是为了能尽快夺取积分而采取的下下策吧,毕竟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安迷修淡青色的眸子淡淡扫了一眼那一家子,决定先帮他脱困,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双手持着冷流热流,右脚向后微微屈膝,蓄力后弹跳起一个常人难以到达的高度,挥剑挡住了幻影龙蜥的攻击。

 

安迷修被巨大的力量砸向地面,双脚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但他还不至于被区区一只幻影龙蜥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是希望借助这样更加接近那个少年,方便待会的跑路。毕竟他已经不需要积分了,可他们还不是伙伴关系,少年也不会因为他打败幻影龙蜥而获得积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逃跑还是更为妥当些。

 

幻影龙蜥并不会给安迷修太多时间思考,它见一击未伤到他,便更加生气发出粗重的哼声,嘴里仿佛说了些什么,旁边围观的一大一小也进入了备战状况,朝着安迷修发出不友善的声音。

 

得抓紧时间了。安迷修想着。

 

一把捞起男孩放在背上,双脚踩在凝晶上,指挥着流焱在他附近飞着,阻挡着幻影龙蜥的攻击。就这样,安迷修且战且退地渐渐离开了它们的视野。

 

“呼。”安迷修从凝晶上下来,将背上的男孩轻轻放在地上,探了探鼻息,气很平稳,大概过不了多久就能醒来。

 

在此之前,在下就先守护着您吧。安迷修轻轻笑了笑,坐在一边的石头上侦查周围,时不时看看少年有没有醒来的迹象。

 

“恩...”轻轻软软的哼声传入安迷修的耳朵里,然后那双略浅的湖蓝色清澈纯净的大眼睛缓缓睁开,在阳光下波光粼粼。

 

“唔..是你救了我吗?”刚刚清醒的金还稍稍有点迷糊,他挠着头,似乎在整理思绪。

 

“正是在下。”安迷修收回冷热流,右手放在胸前,轻轻鞠了个躬。

 

“喔!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大好人!对了!我还没问你名字呢。我叫金,你呢?”金总算缓过来了,眨着那双纯真的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安迷修。

 

“在下是安迷修,你也可称我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浅浅笑着,亚麻色的头发在风中飞舞,如春风拂面般带给人暖洋洋的感觉。

 

“对了,你的伙伴呢,在下先把你送到你伙伴那边去吧,免得路上再遇上什么危险。”安迷修略微担忧地看了看金,提议道。

 

“我...我没有伙伴,因为我来的太晚了,所以没人愿意和我组队。”金落寞地低下头,沮丧地说到。

 

“恩....”安迷修想了想,说:“如果不介意在下的话,不如你和在下一起,在下现在正好也没有伙伴。不过在下会经常去做一些锄强扶弱的事情,会经常需要移动,你不嫌麻烦的话...”

 

如果放任不管,这个刚来的孩子一定会早早退出这场大赛,而且他一定还会有下一次需要帮助。为了防止下次离得太远而救不到他,还不如带在身边安心。虽然自己习惯了独来独往,但是带一个男孩在身边也未尝不可。

 

“好啊好啊!我愿意!安迷修你真的太好了!”金开心极了,这是他遇上的第一个伙伴,不仅救了他一命,还特别善良的选择收留了他!金觉得今天真的是太幸运了。

 

“那我们组队吧!”金兴奋地拿起终端,接受了来自安迷修的组队邀请。“太好啦!我也有伙伴啦!”金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恩,在下也很开心。”不知不觉被金开朗的笑容和积极向上的性格感染到,安迷修也不禁笑了起来。(慈母笑)

 

“那我们现在就去打怪升级吧,”金兴致勃勃地挥舞着手臂,“这一次我一定要打败那幻影龙蜥!”

 

阳光正好,怪兽密度也很合理,没有特别密集的情况,因而基本上是金一人打怪,安迷修辅助。

 

锻炼锻炼这孩子的能力也是对后面的比赛有好处的,安迷修想着。

 

不知不觉天黑了,金意犹未尽地搓了搓手掌,决定今晚放肆一把,去住上以前望而却步的用积分兑换的房间。

 

“在下建议用在下的积分订一间房,毕竟你才刚刚开始,积分也不充足,没过多久比赛就结束了,要是进不了前百你就无法进入下一轮比赛了。”安迷修分析了下现在的局势,觉得金不宜大手大脚的花积分。

 

“唔...那好吧,不过说好了,以后我还是要还给你积分的,谢谢你。”金想了想,觉得安迷修的话没有错,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虽然是在夜晚,但也闪得不行,像夜里的一抹阳光,显眼却又不刺激,还暖暖的,舒服极了。

 

“噗通。”心脏好像有了一丝不正常的跳动,安迷修的脸有点热。他轻轻咳了两声,眼睛不自然地飘到一边去,压住声音尽量不让它发出奇怪的音调:“...不用谢,我们是伙伴嘛。”

 

“嘿嘿~”金看着自己涨了不少的排名正傻乐着,因而也没注意到安迷修的异样。

 

夜晚。

 

安迷修订的是单人床,因为考虑到都是男人没关系,并且比较便宜,之后金也可以不用那么努力地还积分。

 

安迷修洗完澡后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看着凹凸频道,等着金出来一起睡觉。

 

洗澡声渐渐停了,安迷修可以透过磨砂玻璃来隐约看见少年纤细的轮廓。这样的行为让安迷修红了脸,他用力地甩了甩头,脑内默念骑士道精神,企图掩盖自己的意图。

 

“嗒..嗒..”轻轻的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传入耳中,安迷修停止脑内的骑士道精神,看向那个刚刚出浴的人。

 

白皙的皮肤在浴后红润了许多,被一件松垮的浴袍拢住,仅剩一对笔直的腿,若隐若现的锁骨和纤长的脖颈。头上还在往下滴着水,深深的锁骨上已经积了个小小的水坑,还带着些雾气的眼睛和洗澡后乖顺垂下的头发都让人格外有想要欺负的愿望。

 

“...金,你怎么没擦头发就出来了,等下着凉了怎么办。”安迷修脸更红了,连骑士道精神都救不了他。

 

“诶,屋里开着暖气所以没关系,唔,这个凹凸频道的台还不错诶。”金自然地坐在安迷修旁边,随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快看。

 

“哦恩,是不错....”安迷修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眼神时不时地撇向一边,但做完后有做贼心虚地脸红起来,又开始默念骑士道精神。

 

“嗷呜啊...有点困了,你要睡觉了吗,安迷修?”金打着哈欠,问着身边那位很久不说话的人。

 

“好的。”安迷修回应着。

 

然而,一张单人床对两个男子还有显得有些拥挤的。

 

在感受到这一点之后,安迷修主动提议说:“要不在下今晚去旁边那个沙发上睡吧,这样你就可以睡的舒服一点。”而且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而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诶诶,没事啦,要去睡沙发也是我去睡呀,这是你买的房间呀,要不我去睡沙发吧?”金慌张地拒绝了安迷修的提议。

 

“罢了,只要金你不在意就好了,那我们就凑合一晚上吧?”

 

“好!”

 

金又露出那个让人心跳不安宁的那个笑容了,安迷修呆呆地想。

 

一床被子,一张床。两人都离的极近,安迷修鼻间总会钻进金身上自带的淡淡奶香和沐浴露的清香。

 

很好闻,他想着。

 

旁边金已经传出了小小的呼噜声,安迷修却有点失眠。

 

安迷修侧过脸,看着那张在睡梦中安逸的可爱面庞,心生欢喜,心里也彻底斩断了那一丝迷惘。

 

之后会怎么样之后再说吧,难得一次,也是想为自己所想保护的人而活着。

 

这样想着,安迷修进入了梦乡。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