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希

希望能够到达想要的终点。

【安金】假如安迷修先遇上了金

ooc属于我

有私设

这是一个假如安迷修先遇上了金的故事。

两个天使写起来都不自觉地姨母笑。


 

 

 

 

是什么时候,目光开始不自觉地追随着那位的呢?

 

安迷修呆呆地想着。

 

他是一名骑士,自小便坚信师父所传授的骑士道精神,礼待他人,匡扶正义,而他也一直坚持至今。即便在这荒谬的大赛中,他也也毫不例外地去保护那些需要被救的人。但他心里也很明白,就算这一次成功救下了,下一次就不一定了,因为人命在这里根本不值钱。不过他早已不会被这些迷惘绊住救人的脚步,现在他的原则是能救多少便是多少。若是看到,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而那个男孩,就是在那时意外救下的。

 

那是一个安静的午后,预赛还有两周就要结束了,安迷修依旧在四处寻找着需要帮助的人。如无意外,参赛者们并不会随意发生碰撞,毕竟这是一个拿命来当做筹码的比赛,更何况现在还如此安静,他们可不想辛苦那么久,熬了那么久还被黄雀衔走胜利的果实。只要他们内心里还怀揣着希望与梦想,便不会如此鲁莽。

 

但那个男孩是个例外。

 

“矢量冲击!”一声略显稚嫩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

 

“呜哇!”不久,闷哼声与撞地声也随之而来。

 

安迷修救人雷达发动,由于离得不太远,他很快就赶到了传来声音的地方。

 

只见一个金发男孩狼狈地跪趴在地上,好像失去了意识,干净的连帽衫也染上了些黑灰,不过惊奇的是,那顶帽子并未落在地上,反而稳稳当当地呆在男孩头上。在男孩身后的是两大一小的幻影龙蜥,最大的那一只不住地喷着气,嘴里还发出威胁的声音。

 

看来是他招惹上了这一家人吧,安迷修想着。不过这个男孩好像不久前才刚刚到这场大赛,打不过也是正常,一次惹上三只幻影龙蜥也可能是为了能尽快夺取积分而采取的下下策吧,毕竟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安迷修淡青色的眸子淡淡扫了一眼那一家子,决定先帮他脱困,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双手持着冷流热流,右脚向后微微屈膝,蓄力后弹跳起一个常人难以到达的高度,挥剑挡住了幻影龙蜥的攻击。

 

安迷修被巨大的力量砸向地面,双脚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但他还不至于被区区一只幻影龙蜥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是希望借助这样更加接近那个少年,方便待会的跑路。毕竟他已经不需要积分了,可他们还不是伙伴关系,少年也不会因为他打败幻影龙蜥而获得积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逃跑还是更为妥当些。

 

幻影龙蜥并不会给安迷修太多时间思考,它见一击未伤到他,便更加生气发出粗重的哼声,嘴里仿佛说了些什么,旁边围观的一大一小也进入了备战状况,朝着安迷修发出不友善的声音。

 

得抓紧时间了。安迷修想着。

 

一把捞起男孩放在背上,双脚踩在凝晶上,指挥着流焱在他附近飞着,阻挡着幻影龙蜥的攻击。就这样,安迷修且战且退地渐渐离开了它们的视野。

 

“呼。”安迷修从凝晶上下来,将背上的男孩轻轻放在地上,探了探鼻息,气很平稳,大概过不了多久就能醒来。

 

在此之前,在下就先守护着您吧。安迷修轻轻笑了笑,坐在一边的石头上侦查周围,时不时看看少年有没有醒来的迹象。

 

“恩...”轻轻软软的哼声传入安迷修的耳朵里,然后那双略浅的湖蓝色清澈纯净的大眼睛缓缓睁开,在阳光下波光粼粼。

 

“唔..是你救了我吗?”刚刚清醒的金还稍稍有点迷糊,他挠着头,似乎在整理思绪。

 

“正是在下。”安迷修收回冷热流,右手放在胸前,轻轻鞠了个躬。

 

“喔!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大好人!对了!我还没问你名字呢。我叫金,你呢?”金总算缓过来了,眨着那双纯真的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安迷修。

 

“在下是安迷修,你也可称我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浅浅笑着,亚麻色的头发在风中飞舞,如春风拂面般带给人暖洋洋的感觉。

 

“对了,你的伙伴呢,在下先把你送到你伙伴那边去吧,免得路上再遇上什么危险。”安迷修略微担忧地看了看金,提议道。

 

“我...我没有伙伴,因为我来的太晚了,所以没人愿意和我组队。”金落寞地低下头,沮丧地说到。

 

“恩....”安迷修想了想,说:“如果不介意在下的话,不如你和在下一起,在下现在正好也没有伙伴。不过在下会经常去做一些锄强扶弱的事情,会经常需要移动,你不嫌麻烦的话...”

 

如果放任不管,这个刚来的孩子一定会早早退出这场大赛,而且他一定还会有下一次需要帮助。为了防止下次离得太远而救不到他,还不如带在身边安心。虽然自己习惯了独来独往,但是带一个男孩在身边也未尝不可。

 

“好啊好啊!我愿意!安迷修你真的太好了!”金开心极了,这是他遇上的第一个伙伴,不仅救了他一命,还特别善良的选择收留了他!金觉得今天真的是太幸运了。

 

“那我们组队吧!”金兴奋地拿起终端,接受了来自安迷修的组队邀请。“太好啦!我也有伙伴啦!”金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恩,在下也很开心。”不知不觉被金开朗的笑容和积极向上的性格感染到,安迷修也不禁笑了起来。(慈母笑)

 

“那我们现在就去打怪升级吧,”金兴致勃勃地挥舞着手臂,“这一次我一定要打败那幻影龙蜥!”

 

阳光正好,怪兽密度也很合理,没有特别密集的情况,因而基本上是金一人打怪,安迷修辅助。

 

锻炼锻炼这孩子的能力也是对后面的比赛有好处的,安迷修想着。

 

不知不觉天黑了,金意犹未尽地搓了搓手掌,决定今晚放肆一把,去住上以前望而却步的用积分兑换的房间。

 

“在下建议用在下的积分订一间房,毕竟你才刚刚开始,积分也不充足,没过多久比赛就结束了,要是进不了前百你就无法进入下一轮比赛了。”安迷修分析了下现在的局势,觉得金不宜大手大脚的花积分。

 

“唔...那好吧,不过说好了,以后我还是要还给你积分的,谢谢你。”金想了想,觉得安迷修的话没有错,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虽然是在夜晚,但也闪得不行,像夜里的一抹阳光,显眼却又不刺激,还暖暖的,舒服极了。

 

“噗通。”心脏好像有了一丝不正常的跳动,安迷修的脸有点热。他轻轻咳了两声,眼睛不自然地飘到一边去,压住声音尽量不让它发出奇怪的音调:“...不用谢,我们是伙伴嘛。”

 

“嘿嘿~”金看着自己涨了不少的排名正傻乐着,因而也没注意到安迷修的异样。

 

夜晚。

 

安迷修订的是单人床,因为考虑到都是男人没关系,并且比较便宜,之后金也可以不用那么努力地还积分。

 

安迷修洗完澡后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看着凹凸频道,等着金出来一起睡觉。

 

洗澡声渐渐停了,安迷修可以透过磨砂玻璃来隐约看见少年纤细的轮廓。这样的行为让安迷修红了脸,他用力地甩了甩头,脑内默念骑士道精神,企图掩盖自己的意图。

 

“嗒..嗒..”轻轻的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传入耳中,安迷修停止脑内的骑士道精神,看向那个刚刚出浴的人。

 

白皙的皮肤在浴后红润了许多,被一件松垮的浴袍拢住,仅剩一对笔直的腿,若隐若现的锁骨和纤长的脖颈。头上还在往下滴着水,深深的锁骨上已经积了个小小的水坑,还带着些雾气的眼睛和洗澡后乖顺垂下的头发都让人格外有想要欺负的愿望。

 

“...金,你怎么没擦头发就出来了,等下着凉了怎么办。”安迷修脸更红了,连骑士道精神都救不了他。

 

“诶,屋里开着暖气所以没关系,唔,这个凹凸频道的台还不错诶。”金自然地坐在安迷修旁边,随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快看。

 

“哦恩,是不错....”安迷修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眼神时不时地撇向一边,但做完后有做贼心虚地脸红起来,又开始默念骑士道精神。

 

“嗷呜啊...有点困了,你要睡觉了吗,安迷修?”金打着哈欠,问着身边那位很久不说话的人。

 

“好的。”安迷修回应着。

 

然而,一张单人床对两个男子还有显得有些拥挤的。

 

在感受到这一点之后,安迷修主动提议说:“要不在下今晚去旁边那个沙发上睡吧,这样你就可以睡的舒服一点。”而且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而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诶诶,没事啦,要去睡沙发也是我去睡呀,这是你买的房间呀,要不我去睡沙发吧?”金慌张地拒绝了安迷修的提议。

 

“罢了,只要金你不在意就好了,那我们就凑合一晚上吧?”

 

“好!”

 

金又露出那个让人心跳不安宁的那个笑容了,安迷修呆呆地想。

 

一床被子,一张床。两人都离的极近,安迷修鼻间总会钻进金身上自带的淡淡奶香和沐浴露的清香。

 

很好闻,他想着。

 

旁边金已经传出了小小的呼噜声,安迷修却有点失眠。

 

安迷修侧过脸,看着那张在睡梦中安逸的可爱面庞,心生欢喜,心里也彻底斩断了那一丝迷惘。

 

之后会怎么样之后再说吧,难得一次,也是想为自己所想保护的人而活着。

 

这样想着,安迷修进入了梦乡。

 

 

 


【雷金】天上掉下个金天使(上)

第一次写这类文,请多多指教

尽量不ooc,词汇量十分匮乏,而且我智商太低描写不出雷总的智商之高真的万分抱歉!

我爱金,金是天使!



“啊!——”空中传来一声凄惨的尖叫,把周围的鸟儿都惊得飞走,并且还让天空多了一个逐渐变大的黑点。

 

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睁眼就已经在空中了,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开始了匀速加速运动,并且貌似还是有轨迹的移动,仿佛有目标似的朝一个方向飞去,而且更苦逼的是,金还没法动,连原力技能都使不出来。于是,在飞快移动的狂风压迫下,金自暴自弃地紧闭双眼,期待等会他的死相不要太难看,最好痛也快点结束。

 

“唔!”与想象中的疼痛不太一样,金直直撞入了一个结实又温暖的怀抱。然而尽管有肉垫来进行缓冲,金的脸还是因为先接触到那个胸膛,不仅鼻子被撞的厉害,红了一大块,嘴巴也因冲撞磕出血来,腥味瞬间在口腔中弥漫开来。

 

金疼得泪眼朦胧,生理泪水差点没忍住掉出去。他缓了缓,正要抬头感谢那个救了他的人时,一张带着冷漠的俊美面庞闯入眼中,止住了快脱出口的感谢。

 

这个人....好像是那个时候的四人团,叫什么来着?那个时候他们还要强行让他带他们去基地呢,这么恶劣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他刚刚还救了我诶。

 

金还在苦恼着,可被他撞个满怀的人却毫不怜惜的扒拉开他,径自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不请自来的猎物。

 

“哟,这不是之前那个鬼天盟的小鬼吗,这么着急飞过来,是来替鬼狐天冲收集情报的吧?”雷狮像拿玩具一样扛起雷神之锤,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人。

 

那金色的不含一丝杂质的头发在阳光照耀下亮的惊人,但却能带给人无上的温暖,蓝宝石般纯粹干净的眼睛里还因刚才的冲击而蒙上一层水雾,像小鹿一样湿漉漉的,不禁让人心生怜爱,而被撞红的鼻子和磕破的嘴唇更是增添了可怜兮兮的感觉,像将被抛弃的小狗向主人撒娇一般。

 

金瞪着眼假装自己很凶,不满地说:“我哪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呀,而且我没有那种计划,”金的声音渐渐变小“真的是,刚刚还想感谢你来着....”

 

“哦?那你怎么证明呢。”在枯燥的日子里,这小鬼还算一个不错的调味料,腻了之后再解决掉吧。反正...雷狮笑了一声,然而那笑容非但没让金感到温暖,还冷的让他颤了一颤。

 

“额...”金挠了挠头,想了想,发现自己的确没有什么能够证明自己的证据。

 

“既然你无法证明,那么为了防止你泄露我们的行踪,你的终端,就由我收下了。”雷狮没等金再说话便抢走了他手腕上的终端,捣鼓了一下后便塞进了衣服里,然后拿出前不久刚得到的商品:一副手铐,将金铐了起来,并且用一条泛着银光的长铁链打了个结。

 

“诶!你!”雷狮的动作太快,等到金的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束缚住了双手,并且他发现原力技能也用不了了。而且....金看了看剩下在周边打量他的两个人和一个蠢蠢欲动的睫毛很长的家伙,觉得如今没了技能的自己还是先暂时示个弱吧,到时候再找个机会逃出去和紫堂他们汇合。而且,凭着他极灵的第六感告诉他,眼前的人很危险,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雷狮没再看金,反倒自顾自的朝一个方向走去,当然也没忘了扯着铁链。

 

金低垂着头,帽沿投下的小片阴影和长长的睫毛遮住了那对令人迷醉的蓝色大眼睛,整个人一副十分乖巧的样子,而露在帽子外面的金发随着身体的晃动而一跳一跳的,暴露了主人的活泼性格。

 

金一声不吭地跟着雷狮的步伐走着,与刚才活力四射的样子截然相反。这不禁让雷狮感到有趣,他很好奇,这个小鬼心里在打什么算盘,不过不足以为惧,因为无论有什么算盘,他都可以让它粉碎掉。

 

走了没多久,雷狮突然停下,金不解地抬起头来,看见雷狮摘下自己的头巾,那黑色的柔顺发丝随着头巾的离去而滑落在肩上,在阳光下泛着光,仅有几缕不听话的微微翘着,那一瞬的雷狮好像没那么的傲气,带着一丝丝圣洁感。金看的有些呆了,他万万没想到,一个人的差别居然也可以比人和猪的差别还要大。

 

但很快,那副美景金便看不到了,他的眼睛被蒙了起来。

 

然后手腕上的的手铐微微一动,一股拉力从前头传来,由于看不见路,金只能踉踉跄跄地跟着走,时不时会被石头绊到,还有几次险些摔倒在地,可是雷狮的速度并没有因为金的各种遭遇而放慢,甚至有点恶趣味地微微加快了步伐。

 

可恶!金简直想一口咬死眼前的人,什么圣洁感,一定是我眼瞎了才看到那东西,这明摆着就是恶魔啊!等我的原力技能恢复之后....好吧,好像还是打不过。金沮丧的想着,头耷拉下来,还比之前更低了,像一只大型金毛由于主人不陪着玩扔盘子游戏一样地失落。如果金现在有耳朵,那一定会可怜巴巴地耷拉着,以此来痛诉着恶魔的暴行。

 

走了不知道多久,对金来说撞树,绊脚也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的时候,铁链传来的拉力终于减弱了,看来是到了基地了。

 

头巾被扯下,许久不见的光刺着适应黑暗的金的眼睛,他不禁眯了眯眼,用眼前仅剩的狭窄视线来观察这个地方。

 

这是个正常的地方,不是特别大,但客厅里该有的都应有俱全,不远处有几个关紧门的房间,应该就是他们的卧室了。

 

金其实到现在还有些迷糊,怎么就被别人拐走了呢,如果因为他而暴露了行踪,狠狠威胁一番后赶紧去其他地方或者直接杀掉我不是最直接的方法吗?但到现在还没被杀,甚至还被带到了大本营,不知道是该说他们心大还是该庆幸自己还活着了。

 

到了这里后,没人和金说话。

 

佩利原本以为这是个可以打架的人,结果发现金连原力技能都使不出来,就彻底失去了兴趣;帕洛斯日常逗狗,虽然觉得金也挺有趣的,但还没必要在雷狮的还未示意时惹上麻烦;卡米尔则静静坐在沙发上看着书,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盘精致的甜品,散发着浓郁的甜奶油与软面包混合的味道,却不会令人反感;雷狮一回来就直奔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不一会儿就传了出来。

 

金百无聊赖的站在角落里,这里毕竟是对方的地盘,他还没傻到把这里当家一样放松。

 

不过...这也太无聊了吧。金不禁腹诽着。

 

金由于无聊而被拉长的时间变得格外漫长,渐渐地,浴室的水声停了,雷狮穿着紧身黑背心和直筒裤走了出来,顺滑的发尖上还带着水珠,将锁骨附近浸湿,还有些许往下流,湿了饱满的胸膛。

 

当他看到缩在角落、委屈巴巴、满脸写着我好无聊的金后,忍不住笑了出来。不错,这次的调味剂是只不乖的小奶猫,明明它的牙口和爪子都不能给他带来伤口,只能显得更加可爱,却还是坚持着朝他攻击,企图能划拉开一条口子。

 

看来可以很久都不无聊了。

 

这声笑在金的耳里却自动转化成了嘲讽,金直直地瞪着他,希望自己的眼神能够发射出光线来为民除害,然而配着他如今的姿势,只能顺理成章地被雷狮曲解成撒娇。

 

雷狮走向金,嘴角挂着邪肆的笑容,摄人心魄的紫瞳里满是兴趣。金只觉得危险气息越来越浓烈,不住地想往后退,然而他站在的地方就是一个角落,再怎么躲也躲不掉,除非钻墙遁地,然而金现在连原力技能都使不出来。

 

只能拼一拼了。金想着。

 

金想使用巧妙的位移来摆脱目前的困境,只见他往旁边一侧,身体柔软纤细且平衡极强的他一定能从这条唯一的出路出去的!金坚信着。

 

然而一山更比一山高,雷狮眼尖地注意到金的意图,于是也微微向金的方向一侧,让正要成功出逃的金反倒成了投怀送抱的那一个。

 

“哟,这么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啊。”雷狮坏笑着,双手举起以示清白,表明真的是金自己投怀送抱,而不是他做了什么手脚。但是,这具身体,之前还没注意,真的很柔软啊,挺适合做抱枕的。雷狮想道。

 

“你!”金赶紧推开雷狮,气急败坏地看着眼前这个没脸没皮的男人,可是却无法说出什么来,而且说了也没什么用,在逞口舌之利方面,他是比不过眼前这个男人的。

 

“你到底想干嘛?有话直接说啊,老是逗我有意思吗?”金愤愤说到,就算屈居于人下也不能失了尊严!

 

“喏,你说呢?”雷狮从口袋里拿出一支药膏,指了指他的嘴。

 

金怔了一下,摸上自己的嘴唇,那里大部分已经结痂了,如果雷狮不说的话他还真忘记了这里受了伤。

 

“谢...谢谢..”金白皙的皮肤像泼了颜料盘一样,顿时红了一大片,他不太好意思地对雷狮道谢,内心暗想:他果然是个好人啊,我之前都在干什么呀。

 

这次很意外地雷狮没有戏耍金,反倒直直的盯着他,虽说有点炙热的视线让金有些难受,但他看在药膏的份上也没有说出来。

 

金小心翼翼的扭开盖子,挤出一些白色固状物,手里的铁链和手铐在金的动作下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却并不觉得刺耳。

 

金用手指先是把外面受伤的地方擦了一下,顿时一股清凉就在嘴唇上蔓延开来,不愧是用积分买来的东西。说到积分,待会再找个机会给他吧,金想着。

 

然后又挤了一点,伸进嘴巴里,涂在上颚和舌尖上,又涂了一些到喉咙附近。由于药膏的原因,金无法闭上嘴,也无法吞下口水,于是只好仰起头,减缓口水的流速。

 

不久后有些口水无法被盛放,就顺着金的下巴流了下来,缓缓描绘着少年优美的颈线,不止这样,口水还带下来一点白色的药膏,看上去淫乱无比。

 

雷狮眼神暗了暗,不打算提醒金他这边有纸巾,而是继续沉默地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瑞...瑞丝...口以噶我嗝巾吗...坏偷惹(雷..雷狮,可以给我纸巾吗,拜托了)”金被口水弄得粘粘的,不得已向雷狮求救。

 

“求我。”

 

“!”少年因嘴巴张开许久而酸胀不已,这种磨人的要求更让他难受不已。

 

“qq李...”金口齿不清的说着,眼睛也蒙上了一层水雾,他的胸膛不断起伏,且早就被药膏和口水霸占,黏黏糊糊的,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其他三个人都不见了。

 

雷狮没有回答,只是默默丢过去纸巾,便安静得站在一旁。

 

等到金处理完一切后,雷狮丢给了金一套衣服,并解开了他的手铐,衣服有点偏大但还勉强能穿,然后没说一句话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他并不担心金逃跑,这里他都能感应得到,要是他敢跑的话....

 

“啧,不妙啊。”雷狮看着自己很有精神的小兄弟,这么想着。

 

这家伙不能再留了。

 

对于最开始他未知的投怀送抱,想着还是警惕些为好,不过反正有趣也无所谓,毕竟只是一只可以随时捏死的老鼠,随便找个时间处理掉就行了,到现在居然还觉得有一丝不舍?

 

雷狮有些烦躁,但这些问题并不会困扰他太久,毕竟他可是一个放纵自己欲望,从不后悔的海盗团团长啊。至于他心中做了什么决断,也无人知晓了。

 

洗完澡后的金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思索着夜晚该睡在哪里,还没想多久,雷狮的房门就开了。

 

“小鬼,今晚你和我睡。”雷狮倚在门上,直直的看着金。那个纤细的小鬼穿着偏大的衣服,有点像不听话的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但异常的有一种柔弱的美感。

 

“哦...哦..”金也说不清楚如今他对这个男人是什么想法了,又讨厌又感恩的人,因为被救过,所以无法坦然的说自己很讨厌。啊...好麻烦啊,金习惯性的挠了挠头表示自己拒绝想这类问题,决定随缘面对一切状况。

 

雷狮的房间,可能因为是临时的基地所以没有怎么装饰,很空,除了必要家具外,其他东西如小摆饰等等都没有,墙壁也还是白色,被套颜色也与主人不太相符的宁静,因为还没去参观过别人的房间,自认为还蛮懂雷狮同学的金觉得这一定是批发的。

 

然而金没有注意到的是,尽管床看起来很宁静,可作为一个想干就干的人,内里一定会有所不同。

 

果不其然,掀开虚假的外壳,里面的床单不出意料的是张扬的颜色,处处彰显着自己的个性,但两个色系一搭,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和谐感,显得好看极了。

 

手铐自然又是铐了回去。

 

等着雷狮上床后,金才小心翼翼地在床边边侧着睡,尽量少占,如果可以他想不占位置。可雷狮并不想让他这样睡。

 

他掰过来金,逼着金直视他,说:“我想好了,今晚你就是我的专属抱枕,不许离开我的手臂之外,明白了吗?”

 

“可是,这个手铐不方便。”金立马反驳道,他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脱离雷狮身边。

 

“没关系,”雷狮抬起金的手臂,顺着胳膊间的缝隙从头上穿过,让金用胳膊夹住了他的脖子,“这样就没问题了。”

 

我@&fd#*&,根本无法沟通啊这个人!金气的牙痒痒,一直愤愤的磨牙,眼里仿佛要冒出火来。

 

“雷..雷狮,我们才认识了一天,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快了?”金小心翼翼地问着。

 

“没关系,这个不是朋友关系,是抱枕和主人的关系,不需要时间。”雷狮答道。

 

“?!”金被他的回答惊了一下,如果有原力的话,他一定要用矢量冲击把这个人给砸出去!可惜寄人篱下,还打不过,只能忍了。

金不满地小声哼了一声,不住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才忍住了殴打眼前这个英俊男人的想法。尽管姿势有些别扭,但金还是乖乖地躺着。

雷狮看着眼前的金色小奶猫不情愿的收回爪子,只觉得有趣的不行,虽然还想再逗逗他,但为了防止小奶猫兴起和他同归于尽的想法,雷狮还是决定明天再继续,反正时间还很长,有趣的东西,当然不能一次性用完,那太浪费了。

灯灭。

尽管眼前的小鬼对他来说毫无威胁,但雷狮还是习惯性地选择浅眠,防止突发情况的发生。而金就没那么多想法了,今天他被折腾的厉害,还在生死之前徘徊一次,早就累得不行,加上热水和床的双重诱惑,就算知道这里并不安全,也扛不住上下眼皮想要亲密亲吻的要求,很快就睡去了。

一夜无事。



哇啊啊写的时候我笑得一脸猥琐,大家可以叫我皮儿或者梨子哟,学生党比较忙一般周末更新!嘻嘻,欢迎捉虫或者私信找我玩呀,我最喜欢小天使们的评论啦,不要客气的写几个字嘛,感谢小可爱们!